第十章 互相报复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渐渐亮了,一起在项伯家里席地睡了一夜的项家子弟先后起身,项康也被睡在旁边的项它吵醒,然后没等项康打完呵欠,最先起来做饭的二叔母就急匆匆从门外进来,低声说道:“庄儿,你们快去看看,院子外面还有人守着,好象是经常在冯仲家吃饭的门客。”

    项庄和项冠等人听了一惊,忙出门去查看情况,项康则长长伸了一个懒腰,向二叔母说道:“叔母,没事,昨天晚上那么大的动静,今天院子外面没人盯着才奇怪。放心,没证据他们不敢乱来。”

    二叔母胡乱点了点头,脸上却愁容依旧,很明显还是在担心事情难以了结。结果就在这时候,项伯的次子项猷也匆匆从内房里出来,说道:“二叔母,快看看我母亲怎么了,她好象在发烧。”

    二叔母听了发慌,赶紧进了内房查看三叔母的情况,项康也跟了进来,见躺在榻上的三叔母脸色确实有些不正常,和二叔母说话的声音中也带着呻吟,忙问道:“三叔母,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头有些昏,身上抖得厉害。”三叔母呻吟着回答,又低声问道:“康儿,你季叔走远了没有?”

    “肯定走远了,不然的话,冯仲和那伍游徼肯定来抓人过去对质了。”项康分析,又问了二叔母,得知三叔母的额头确实烫得厉害,忙对项猷说道:“兄长,快,我们一起去找医工,三叔母应该是真的被昨天晚上的事吓病了。”

    项猷答应,忙和项康一起出门去找医生给母亲治病,几个项家子弟想要跟上,项康阻止,说道:“不用了,我和项猷去就行,你们在这里守着三叔母。记住,不管别人怎么来问,都说不知道。如果冯仲和那个游徼要拿人,就要他们先把证据拿出来,其他的等我回来再说。”

    虽然在项家子弟中年龄偏小,但是经过这几天来发生的事后,项康不知不觉间已经在项家子弟中建立了一定的威信,所以项家子弟不但没有反对,还纷纷点头答应。项康则又让项猷拿了一匹虞公送的绸缎,然后才和项猷一起出门去找医生。

    门外果然有几个常常在冯仲家里混饭吃的门客守着,看到项康和项猷出门还马上有人跟上,项猷见了难免有些紧张,项康则根本不去理会,拉着项猷一路只是直奔位于集上的医馆,在冯仲眼线的监视下来请疾医给叔母治病。

    这个时代的布匹可以直接当做货币使用,虞公送的丝绸更是价值不菲,所以见到项猷双手奉上的绸缎后,即便明知道项家昨天晚上出了事,医馆的医工还是立即提上药囊跟着项康和项猷来到了项家出诊。结果也不出项康所料,因为常年操劳积劳成疾,昨夜又受了不小的惊吓,三叔母果然真的病倒还病得不轻,好在发现得及时,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方子开好,二叔母忙碌着给三叔母熬药的时候,门外又响起了喧哗声,项康忙又出门查看情况,这才得知是项冠和项悍两兄弟因为不满冯仲家的门客一直在院外监视,与他们在院外发生了争执,还几乎动上了手。项康知道不妙,忙出去拉住手都已经按在了剑柄上的项庄,低声说道:“兄长,不能上当,这个时候动手,是让冯仲有理由把你抓去问话。”

    “那这些狗娘养的一直守在这里怎么办?”项冠指着那几个负责监视自家的门客问,“一出门就跟着,还让不让我们过日子了?”

    看了一眼那几个满脸不怀好意的冯仲门客,项康低声说道:“别急,我会想办法对付他们,但是别和他们动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冯仲应该是让他平时养的这些门客故意激我们动手,这样我们就犯了私斗罪,冯仲也就有了理由抓我们去问口供了。”

 

第十章 互相报复(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